鏡台的曆史演變

2016-12-14 291

 


   “當窗理雲鬢,對鏡貼花黃”,一份潛藏著的唯美浪漫隨之披發出來。女子靜坐在典雅的打扮台旁,輕輕地梳理頭發,看著鏡子中的容顏,一種欲語還休的惆悵漂浮在空氣中,嫣然一笑更是傾國傾城。

 

    古人天天要對鏡打扮,銅鏡天然是古人日常糊口中不可缺少的打扮照容器具,但在古代,宮廷、宦家、民間的打扮台是有不同檔次的。

 

    在先秦時期它並不是人人能用之物,隻有達官權貴們才可以使用,它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
 

而早在唐代,皇室貴族或者饒富之家就已經擁有了精巧的妝台。《太平廣記》中就談到唐代工匠馬待封曾經為皇後製作了一件精美的妝台:中立鏡台,台下兩層,皆有門戶。當皇後要洗梳的時候便開啟鏡奩,台下門開,自動出來一位木頭婦女,手拿著麵巾、妝粉、眉黛等所需所之物,可渭巧妙到極致。

 

  古人曰:“女為悅己者容”。據曆史記載,慈禧太後更是在儲秀宮過著最有女人味的十年打扮台糊口,而她天天化妝的場所,就在南窗東南角的打扮台前。打扮台上擺放著她一生都極喜愛的心愛之物,不丟臉出慈禧精致的糊口品味。各種各樣內府精製和自己研製的養顏美容化妝品,好比宮粉、胭脂、玉容散等。而梳頭和化妝是她天天早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,甚至比軍國大事還要緊。用慈禧自己的話說:“一個女人,沒有心腸梳妝自己,那還活個什麽勁兒!”直到70多歲,慈禧依舊風姿綽約,皮膚白嫩潤滑而且富於彈性,這顯然得益於她的精心保養與調理。

 

  一款竹苞鬆茂的打扮台,它不僅能晉升臥室的情調,也可給女人帶來一份輕鬆、一份快樂、一份浪漫。

 

  實際上至清中期,中國家具沒有打扮台這一品類,隻有打扮匣或鏡台,它們不是獨立的家具,部是依附於其他家具上的器件。打扮匣,如小方匣,正麵臨開兩門,門內裝抽屜數個麵上四麵裝圍欄,前方留出豁口,後側欄板內豎三扇至五扇小屏風,邊扇前攏,正中擺放銅鏡。不用時,可將銅鏡收起。小屏風也可以隨時拆下放倒。

 

  鏡台類似專用的桌子,台麵上豎著鏡架,旁設小櫥數格,鏡架中裝一塊大玻璃鏡。至遲在清代後期已很常見。低鏡台形體較小,一般放在桌案上使用。鏡台麵下設小抽屜數個,麵上裝圍子,宮中常見的還有在台麵後部裝一組小屏風的,屏前有流動支架,用以掛鏡,又名“鏡支”。也有的不裝屏風和圍子,而是在台麵之上安一箱蓋。打開蓋子,支起鏡架,即可使用。明清鏡架十分精美,泛起了木製的寶座式鏡台和五屏式鏡台等,其上雕龍畫鳳,鑲嵌雕刻,技藝精湛。

 

  17世紀時產於歐洲的玻璃鏡,通過海上商業傳入明末的中國。結合《紅樓夢》與清宮史料可知,玻璃鏡在清初還是舶來貴物,皇室或貴爵將相方能陳設。雍正曾多次諭令在養心殿起居室內、家具上安裝玻璃鏡。此時,玻璃還是天潢貴胄物、不入平常庶民家。直至乾隆以後,玻璃鏡才大興於市,銅鏡便徐徐退出了。

 

  受歐風薰陶,民國時期玻璃大量湧向民間,打扮台大量泛起,形體較前高大很多,帶有西式家居風格。有些簡樸的,在台麵兩端安設抽屜,中間以軸相連帶木框的卵形鏡子。

 

 

     閱讀出自:理容器材廠家 www.nomand.net

推薦新聞